第596章 我给你们指条明路【二】-星河武神-
星河武神

第596章 我给你们指条明路【二】

    耶尼格旗舰内部,一个妆点华贵异常的舱室内,穆青高高坐在主位上,矜妃坐在左手边,面前是一张巨大的桌子,桌子上各种美食琳琅满目,几乎所有的东西穆青都没见过,耶尼格坐在其右手边,轻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矜妃对耶尼格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,耶尼格说话间偶尔撇撇吃的满嘴流油开心不已的矜妃,心中渐渐有了底。

    “姜兄,实不相瞒,我这个子爵不过徒有其表而已,在子爵领地内真正起主导作用的还是我的母亲,若不是方才她疯了,我只是她手中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穆青没有摘下面具,耶尼格看不到他的表情,所以只好继续撇撇小矜妃,然后轻声道:“还有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么?全拿上来,拿来,不要藏了。”

    其身后的扈从们眼巴巴的又掏出些东西摆放到矜妃身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与青勒比青姬姑娘乃是旧识,大家同在这牢繁域内避难,求存,怎会害她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次倾巢而出,率领这支舰队是打算去哪?”说了半晌,穆青第一次开口,且开口便抛出个这么尖锐的问题。

    耶尼格顿时被噎住,冷汗岑岑,慌乱了片刻后才道:“这个,其实,我也不知道,这都是我那母亲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听说侯红海那家伙在烈焰复仇军领主星上与青勒比茹动手了?让你们以为他们要开战,你们好坐收渔翁之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绝对没有!!”这等送命的问题,耶尼格自是百般否认,就差掏心窝子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,那这支舰队是打算去哪?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,这,这”

    耶尼格都快哭出来了,心中将自己那愚蠢的母亲骂了个狗血淋头,当初他也曾说过,青勒比茹身后有靠山,轻易惹不得,但她偏偏不听,非要听什么牛破的鬼话,什么一统牢繁域,裂土称王,在这里做个土皇帝,她为帝,牛破为相,帝相和合永世传承,可这才刚走出没几天一个就将命送了,另一个疯了。

    “方才那人,是谁?”穆青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让耶尼格血压狂升,精神奔溃的问题,而是话锋一转,问到了牛破。

    “牛破,母亲麾下的一名强者,因为其战力强大,对其颇为倚重,对了,此次计划全是他的主意,我和母亲只不过,只不过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之前的一切我不再与你计较,但接下来如何做要看你们自己,我实话告诉你,这牢繁域内已经没有侯红海这号人物,也没有侯红海的势力,你们接下啦打算如何做,想好了么?”

    牛破与侯红海战力相仿,牛破被眼前的家伙一击击杀,侯红海什么下场他早已猜到,至于这如何做么

    “一切全听姜兄吩咐!”耶尼格算是彻底想清楚了,今日就

    算能全身而退,日后他带领青姬的人来,自己这个子爵照样做不下去,干脆今天就在这投诚算了,牢繁域内这片躁动了许久的水也该到了平息下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不可思议,牢氏是个什么样的种族你们难道不清楚么?现在关外牢氏大军日夜扣关,战火不停,关内你们三股势力居然还在内斗,内耗,如果雄关被攻破,牢氏屠域,这牢繁域将会变成一片死域,域内没有任何生灵能活的下来,你们这么争斗夺下的地盘,势力还有什么意义,难道你们想凭借这么点人与牢氏大军战斗?”

    穆青一番话说得耶尼格既脸红又疑惑。

    “牢氏难道不是崇尚自由爱好民主的高阶种族么?牢氏不是为了反抗帝国统治为了解救我等么?”

    耶尼格反问,穆青听后脸色急变,敏锐抓住耶尼格话中的认知差距,反问道:“这是谁告诉你们的?谁说牢氏是崇尚自由民主的高阶种族?”

    “牛破,牛先生啊,他一直在母亲耳边吹嘘牢氏的伟大,对自由的崇尚,对民主的向往,还说牢氏才是正义的化身。牢氏”

    “那个牛破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你母亲府中的?是战争开始前还是之后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之前,我们刚逃到此处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哼,如果牢氏真如他们说的那么伟大为何还要日夜不停的进攻牢繁域?难道这里不够自由么?牢氏血腥,残暴,漠视生命,无数星球遭到他们屠戮,所过之处,生灵涂炭,牢氏食人,生食血肉,连稚子婴孩都不放过,乃是极其残忍的种族,你们都被那牛破骗了,我现在给你们指条明路,舰队调转方向,赶往入口处,参与抵抗,见识到牢氏大军的残忍你们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姜兄所说,牛破欺骗我们,其用意何在呢?难道是??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牛破应该就是牢氏族人,其真名应该叫牢破,其实不用我多言,大军开到雄关下,与牢氏大战一场便知。”

    耶尼格将信将疑,他并不傻,如果真相真如穆青所说,那这背后的牵连可就大了,但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只好道:“好,居然如此,我们便前往雄关,抵御牢氏大军!”

    借助耶尼格舰上的远程通讯器,穆青向青姬发去自己动向的讯息并将眼下的遭遇做了简单的解释,很快青姬便回复穆青,她也将在近期尽起大军,前往雄关支援。

    舰队的速度不慢,不过几日功夫便赶到雄伟的关隘下。

    牢繁域就像巨大破碎虚空带中的一个港湾,四周都是茫茫的虚空裂隙,只有入口一条路,而雄踞在此的关隘就像**塞,堵住了进出的唯一通路。

    穆青几日时间都坐镇耶尼格的旗舰,看着他一点一点将肥妇人的心腹清

    理出去,换上自己的人,到达关隘下时,这个耶桑子爵才真正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关隘下,穆青向同来的领军人物邬度发去通讯,很快接通,对于穆青的贸然离队,邬度非但没有动怒,反而大家赞扬,无他,实在是这关隘上的一群老家伙们太难缠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