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前途无路可退 后方一片黑暗-逍遥寞-
逍遥寞

第六十三章 前途无路可退 后方一片黑暗

    云岫气极。她没想到虎头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居然是间谍卧底。

    而莫逍只是背着马头沉默不语,他觉得事情并非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马头盯着虎头的眼睛看了看开口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已经明白,那么就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虎头一声冷喝,双掌探出,直取莫逍胸口。

    而莫逍身负马头,自然不是太便利。行动也有一些迟缓。

    所以虎头这双掌拍来他无处可躲避,只能单手向前一个侧身。

    快速的抓牢虎头的右手想要向左拨去,阻挡虎头的左手。

    哪想的虎头在莫逍一侧身之时就已经明白莫逍所想。不慌不忙双手自然向中间合拢,两手相互一扣,胳膊肘倒转一磕。莫逍已然腹部漏出了弱点。

    这时,虎头身体一震,脚下一凝,一脚飞起正踢在莫逍露出弱点的腹部上。

    莫逍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。

    他正预备强硬撑下去,却是耳边传来马头急促而低沉的声音:“快用内功以虎头的脚为支撑,向左边逃。”

    莫逍不傻,顿时明白了刚才自己感觉他二人对话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很自然的听从了马头的安排,身体内部经脉扩张。阵阵气息顺着经脉汇聚到腿脚之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莫逍背负马头直接被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虎头随后怒目圆睁对云岫说道:“看你女儿身,我就先杀他二人,再来取你首级。”

    说罢虎头转身向莫逍与马头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云岫一愣,恨恨的一跺脚,也追着虎头而去。

    转瞬即逝,场地中央只剩下牛二呆呆坐在昏黄的煤油灯下。

    他嘴角一咧,喃喃自语道:“一出好戏。”

    随之手腕一番,一柄飞刀扣在手中,看都不看,震臂一甩。

    飞刀,又见飞刀。

    莫逍走的不慢,虎头也很快。

    但是云岫却不快。

    应而他们并没有逃走太远。

    虎头刚刚追上莫逍,还来不及说话,身后便是一道流星飞来。

    “快趴下。”马头大叫到。

    虎头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他倒的很快,然而飞刀更快。

    一道尺寸长短的血口子出现我虎头的肩头。

    带着血的飞刀继续向前飞来,直奔莫逍。

    而莫逍现在已经来不及躲闪。

    他索性将脑袋放空,眼眸中只剩下飞来的飞刀。

    飞刀由远及近,莫逍呼吸悠长。

    突然,莫逍动了。

    嘴中说道:“北方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一锅炖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刷……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,平平淡淡,普普通通,就像是普通人挥一挥手一样的挥出了腰间的软剑。

    飞刀虽小,可是此刻在莫逍眼中就犹如鲲鹏大小。

    所以一剑之后,飞刀一剑两段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赶来的云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。才彻底的放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就刚才那一柄飞刀的功夫,当真是将飞刀练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。

    若非不是因为做不到粒粒无虚发,这牛二的飞刀基本就可以和当年江湖中的李寻欢一较高下了。

    虎头不顾肩头流血不止,忙开口道:“你们快走。今日凶险,不可拖延。”

    虎头话落。一声叹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哎,果真时间才是这个世间最好的药。他居然会让一个死间改变初衷,抛弃荣华,抛弃家人。”

    万知秋无牛二两人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虎头艰难的转身看去,满脸的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而马头也是微微闭上了眼睛,心如死灰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明明知道你们逃不过,为何还如此挣扎。”牛二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即使最卑微的人也有权利去挣扎,争取属于自己的生命。”莫逍将马头轻轻的放在地上,与虎头靠在一起。向前一步,站在最前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刚才使用的那一招还不错,可否告诉我名称?”万知秋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逍遥神功。”

    “逍遥神功?你是一剑山庄的人?”牛二开口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独孤连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牛二若有所思道。而万知秋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你们也都难逃一死。”万知秋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我们几人这一日之中尽落你等手中,犹如提线木偶一般遭到戏耍。而且性命攸关,可否让我们死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虎头不服气的仰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明白那就由马头来解释一下?”牛二冷笑着看着马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解释的。我十二生肖无非就是名声不好了一些,哪有那么多的弯弯绕。”马头柔弱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本就是一群垃圾。何来江湖名声?只不过沾着一点九楼西的光,以及云泊林尚在的威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虎头怒指着牛二。

    牛二完全不加理会。对着莫逍说道:“听说你是莫王府莫王爷的外孙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听说你的娘在一剑山庄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,是你杀了云泊林?”

    虎头与云岫徒然一颤,但是又都很快的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逍冷冷的看了一眼牛二。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虎头与云岫立刻转头看向马头。但是马头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贡献,我今日不杀你。你且走罢。”

    牛二挥了挥手,好似无比的宽容与大度。

    虎头与云岫都看向了莫逍。虎头眼睛中有很多情绪,而云岫的眼睛中只有一种,那就是祈求莫逍快走。

    莫逍缓缓摇了摇头,微微一笑,转头看了一眼云岫,然后说道:“我与她生不可同裘,但死可同穴。”

    “哦?自古多情空余恨,既然你这样选择,那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了。”这次是万知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,惺惺作态。你家虎爷即使死也要生生咬你一口肉下来。”

    虎头既然知道已经不可活,索性放开了胆子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条小狗,放你跑了二十年,没想到居然还想变为真老虎?”万知秋到底是南方点苍派的掌门,一身气息非同寻常,仅仅往前踏上一步,虎头就感觉到了窒息。

    此时,正是最危及的时刻,哪怕任谁都想不到他们几人会怎么死。